花间唯一官方账号
花间诗社存在的目的是为包括但不限于诗人、文学爱好者等群体提供一个交流空间,并致力于营造对外友好交流,对内热烈讨论的文化氛围

花开不知深巷里
月落犹见小窗间

《临江仙格二》

// @大麦茶正常微冰 

梦尽春风回面,思来江晚花颜。

小楼欢宴正折旋。

乱红纷飞去,游子泪垂间。

此宵只合人老,楼台高锁无眠。

当时双燕栖屋檐。


青丝空度日,

白发恨经年。

[图片]

《萤火》

// @古零枫 

当蛙声穿过灌木

当蝉鸣止于幽夜

它随夜色升起

在黑暗中舞蹈

它照亮了我仲夏的梦

我在初秋将它与梦埋葬

[图片]

《无题》

//@月下白骇龙 

是怎样似有似无的?掩秋掠过深梦

欢乐的颠倒又倾覆,留了白的即成为天空、飞鸟与期限


你终无法创造受湿墙染重的黄金天气/玉的国度

回忆的黏团作为虹车的财物:有回环的旧梦和迟早的雪

细小缓慢将抵及十一二年或更久的冻临——


但是叙事,叙事轻浅薄弱、生的引擎

常荒芜不闻,没有巨大的车驰、虹凌或满昏的雾气

他不是放逐在外富裕的赛博侯,追求死亡的将成为帝王

[图片]


《无题》

//@新雨落故衣 

当欧石楠 开落下最后一枝

原野风沉吟来做墓志

旅人的笔 停顿在戛然而止

每个模糊的故事


悬念丰满 掩盖贫瘠的真实

橱窗里娃娃纱裙精致

笑着打量 路过的百态人世

来去都不需解释


街灯昏昏暗 擦肩的卖花女孩

递过来玫瑰花枝

谢一句“幸运”算心动最后一次

让人生完满至此



孤独的鲸 唱完最后一首诗

恋恋吻别海面上星子

学者的眼 想穿透所有山石

让万物都被解释


可某些心思 就不愿铺陈在纸

像三行半的情诗

那诗轻轻唱 海水越...

自然捕手

//@村上诗织 

月亮将我的肉体打捞

而灵魂却迟迟不肯上岸

胆怯在心中生出花枝

好奇和兴奋是叶

疯长在生命的死水当中


寒风凛冽吹过

捕手的网也结了-层冰霜

我的肉体瑟瑟发抖

灵魂却愈战愈勇


月亮是自然的捕手

躯壳是她的目标

思想是她的同伙

不愿前行的肉体可曾想过

灵魂早已与月共舞


请尽情抓捕我吧

将我关进文字的牢笼

让我的身体长满玫瑰

拥有蝴蝶的青睐

继而满目山河

[图片]


24:00/0:00

【华烛吟鼎24h活动结语】

一年的起起落落、杂陈百味,最后都融进火锅香中。感谢所有参与此次活动的老师们,笔下的每一首诗,或是这一年中对自我的省察,或是对社会百态的洞察与感悟。当我们以诗走进人生,碰撞世俗和理想,有过迷茫亦有过澎湃心潮,愿我们怀揣赤忱,步向更远的彼方。

图 @黑山羊 

22:00

《他们》

莲藕:“他们把生活的白色收下,说那些孔洞是微甜的”

// @Dong 

夜晚

他们在等一个他们孤身一人

清晨

他们在等一个他们轻启房门


那些酒在钟表里的种子

不是为了满足果实的期待

只是为了贫瘠的时间里

能开出花来


尽管拿去吧

化成灰烬的远杉

今日颓废的原野上

风声琐碎

白色的雨雪路过陌生的花期

执着于改变泥土褐色的眼睛

 @颜函 


21:00

《冬瓜》

冬瓜:“火候到了是透亮,火候过了是虚无

//@村上诗织 

神说没有人生来透亮

她拖着洁白的身躯

惶恐地踏人世界的行囊


沉浮在燥热的气泡

温度随着呐喊逐渐升高

她起舞,她奔跑

炼狱只不过是另一种祈祷


逝去的分分秒秒

那一抹白己穿上皇帝的旗袍

透亮的光芒迸发出眼眶

她坚信前方的光会更加明亮


奔跑,咆哮

晶莹剔透侵蚀了她的思想

人声会在人声中消散

她的身躯在众多言语中弥漫


最后,光亮终成泡影

神说没有人能维持洁白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下一棒@Dong 

20:00

《Drache Silvesters》

粉条:“借银丝间的缝隙饱览人间万象

//@Herzberg Lawson. 

当我一朝苏醒   我将从我的年月里

抽出一缕不断延伸的透明渴望

我要在我的思想中引燃薪柴

烹煮辛辣而热烈的言语


当我一朝苏醒   我将以见闻为笔

于混沌的布景上描摹真理的倒影

因我在谎言缠身的古老长梦中

窥见池水中明月聚拢又湮灭


当我一朝苏醒   我将秉烛云游世间

举起云翳缠绕的清澈光明

我正盘踞于升腾的烟火之...

19:00

《触》

凤爪:“以嶙峋的指节轻触盎然春意

//@迟年。 

“我以冬的寒枝,

触碰春的焰火。”


初冻,寒冬缓缓淌过。

树木在风雪中野蛮生长,

伸出嶙峋的骨节

——却被我拔去,

撒满咸湿的冰霜,

除去西伯利亚的干旱。


将融,春意潜滋暗长。

趁东风放一串炽热焰火,

燃起千家和万户

一—又被 我吹熄,

流下裊袅的余烟,

跨越五千多年的旷远。


我想,

不论年岁如何辉煌更替,

都不过以冬季溺死的寒枝

催开几朵春季磅礴的焰火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下一棒@Herzberg Lawson. 

17:00

《肉的可能》

里脊肉:“看见自己的分片所以停下来

//@小雨(实验版) 

1

连续的切割无疑危险

我必须全部推翻又笨口拙舌

睡眠中,星期天只是一个洗碗的上午

再次尝试,水的失败

我们对生活已经不再跳舞深感抱歉

2

他们说到你时像吹起一滩热气

“他几乎不和我保持距离,几乎不”

越睡越渴,交颈入眠

3

“献给一岁后”

如要测量“我想到希望”

同时又早睡早起,和一起长大的素食朋友

偶尔谈论未来

如要恐惧“你的信救你”

4

我们来说话吧

保证融化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下一棒@ForestGreen林翠微 

15:00

《犹豫》

鱿鱼:“缘分是卷曲的时空网”

//@前荍 

蔷薇丛,梦开始的地方

清冽的音符在你的指尖流淌

你我无数次地,对一种黑色确认

却抵不过徘徊的暗伤


直到我在你的呼唤声中潜逃

直到你消失于夜色的尾奏

我却始终找不到

引燃言语的那双焰火


光晕里我捕捉你的身影

歌声在角落里淹没

凌晨的烟和便利店

我终于忘记胆怯

混乱的道歉后是感谢


难以以跨过文字与乐谱的距离

难以告别的失落的下午

未开口的邀请是迷雾般的真相

我不曾收到平行世界的讯息

只重复出生时的誓言


我买下一盒烟的时间

友谊的误会再次重演

零点的钟声敲响时...

14:00

《和》

秋葵:“模糊之树的果实自甘被缚

//@叹墨 

湿透的灯盏,只能为阴雨指明道路,

火与水握手言和,

被人称颂的快乐,永不熄灭。

玻璃雕琢的手指,染上同一种灰色,

云牵扯烛焰的线头,将坚定来回玩弄。

偶尔一句疑惑的新火飘过,

不过被当作描摹悠闲的画笔——

流动的生命,始终只是一具木偶。


被深爱的偶像,于混沌中设定思想,

精心调配墨水,随心灌溉着绵软的词汇。

灯盏,是沉醉者的先锋。

众人都崇尚干净与微小,众人把花瓣视作风霜;

身体不再站立,平摊成生长尘土的田野,

模糊不清的体液,充斥空洞的心。

在善辩的口中学习锋利,

布片般破...

12:00

《见白》

鱼丸:“没咬开的鱼丸谁也不知道是否会爆浆

//@新雨落故衣 

捧出一碗精雕细琢莹莹的白

要满座瞠目满堂喝彩

投身釜汤也不忘完美姿态

这天地模型每一寸都精准如裁


座中客碟盏敲杯急不可耐

听每一声沸滚都如天籁

忽有人迫不及待下筷

唇齿碰撞那一瞬——


见稚鸟渴望天空挣不开方寸的阴霾

见旧史留垢签迢度岁月弥新不衰

见浮华热戏唱到曲半楼塌台坏

见玫瑰缄默着在荆棘笼里凋败


见鲲鹏扶摇而上张开双翼拥吻星海

见岚瘴千重里逆行军如雪松皑皑

见高山栽育梅骄桂傲凌寒盛开

见万家灯火下有哭声流进尘埃


未曾将黑夜彻底咀嚼

不敢说...

11:00

涮羊肉:“在滚烫之间变换生命底色

//@林源春和 

滚烫  过去一年的光阴

落人心口徘徊时  不小心

漏出了佳音听时间在回响


滚烫  我曾伫立着去眺望

远山的晚霞一如这色彩

渐渐从红色转入灰暗  而后不再来


滚烫翻动的水  声音落在

我心上  仿佛回望过一年时光

它将永远落在我心头滚烫的灵魂上

就像晚霞沸腾了色泽

热水沸腾了时间的模样


我的一年是滚烫的沸腾  转入灰暗的红

和灰暗后的余香 ...

10:00

《病途》

扇贝:“海的儿子做着对生命的洗礼

//@无小良over 

这个冬天的夜晚

我周围的世界都在狂欢


将我拾起的你

显得有些手忙脚乱

坚硬又美丽的外壳

断不可用蛮力

我希望你可以不动神色的走下去

无需将我珍藏


我滚烫的心窝在严寒的冬季

四处流浪

倘若我在风浪中遇险

你大可不必将我纪念


我只是一只瘦怜的贝壳

在我心中小小的爱情之舟

我一生所苦心经营的四季

全都在我的心中


在这冰冷的海滩上

我心中的狂热足以掀起惊风巨浪

任凭一次次的潮汐

将我推向赖以生存的水

苟活!苟活!

明天我将要伸手走向暗恋的阳光...

07:00

《失真》

人造蟹肉:“化工糖果般的甜蜜,失去本真后的廉价与虚假

//@Marissa_Ms.Xu 

我面对着躁动的春天,

在神眼的注视下,

安葬了失真的你。


有时,翻滚的阳光扎进瞳仁,

使我隐隐作痛。

床头的角落,

纷飞的灰尘唱响复古的童谣,

声声振聋发聩,唤起透明的心。


灼烧是本真,

火炽的履历是本真,

疼痛的甘甜是本真,

簇簇野蛮的爱是本真,

丛丛欲望之美,亦是本真。


现在,随时地,露水可化作我睁开的眸,

苦荞麦的香气与根茎在体内肆意生长。

我还是会守候这片天空,

孤单的夜色与火就此熠熠。

一切本真之美沉甸甸的,...

05:00

《鸡胗》

鸡胗:“蠕碎一年忧伤的顽石,强壮而清脆

//@月下白骇龙 

是什么风在尝试/蠕碎村庄的瓦砾?

是作为一只白鹭,涉了海却退入有礁蟹缠居的坝中,有白色的灵魂在汽笛的沸腾内渐渐地熟...


以蠕碎淀了十三月的忧伤,强壮着如孤星洁月

鸣叫似古老的悬钟,孤伫以白日为饲食/的大野鸟!

养育了又一年/并不算华丽的膜翅.... .别在城市的蓝色鲸棘上

(黎明极蓝时,高楼大厦如旗鱼背棘)


闻传鲲鹏的胃能消化六月的大风,想必,也能消化村庄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下一棒@远山瞳。 

03:00

《鱼相》

鲤鱼:“将自己变成一只鱼,然后炖了它

//@流澄 

在没走出天才的风暴之前

明哲的先人首先涉入水中的n种可能

烛火映衬着他们半闭的双眼

我克制潜藏在深海而混沌的意识

阻碍睡眠的,在黑暗里悦动的

思维   与沉默并驾

不知疲倦的向前, 从往昔的深渊之顶俯瞰狂笑

不肯停歇的向着未来,向难以窥测之美的极点游走


碧空的歌声传唤着震颤的空谷

如一幕幕的离开


水天一色里藏着魅影

炽热的汪洋架起起伏的山峦

深湖因这彻霄的滚动而哀嚎

只要背负外部的锐利,任伤口在胸膛里蔓延吗?

只要挣脱深绿色的...

02:00

《折耳根与情诗》

折耳根:“看不见死鱼的诗便也没法观赏白花

//@藏阁灯 

如果不祈求面包与主权

我的美人与街乞儿  女水手与臭鼬

你为何要半跪在河水中

像- -串枯萎的月亮

用湖泊上的磷光制成


你会去吻濒死的日头么

用嘴唇做安息布  就如同别的

牙齿来咀嚼你熟透了的根茎

腥,鱼腥  红色春天

里几片粘在手指上的鳞


对不起我不该拿狗尾巴草

比喻你哭泣的冠顶

再不嘲笑你的白裙像种子不嫌腐殖质


哦  亲爱的绿色省女孩儿

不只是鳕鱼没对你的...

01:00

《牛舌》

牛舌:“木讷的灵魂在说与不说之间

// @ChasyLin 

母亲在春天推搡着我醒来

       她说那风已不再萧瑟

被迫从冰河中抽身

赤脚踏上更为无情的土地

马蹄践踏过的身躯呵

麻木得仿佛是一座坟墓

月勾吻开老疤

丢弃在枯草横生的山野

鞭笞着、劝说着,自行流浪

于是我一面扯谎

一面咀嚼着灰色的枯草
花言巧语后成了哑巴

木讷的灵魂开始惜字如金

让文字窒息诗人本身

无需谁把尸体拽回

躺卧至无人的河滩

在停止流动的一瞬间


淘汰了羞耻的过去和将来

余下永恒的...

旧年流连更迭,一部分人在浊世晃荡,欲测如辣红滚烫式百家灯火;一部分人在自我反复,欲了若凡淡白羹式独立清行。花竹再逢、箸间撩拨,重磅推出“华烛吟鼎24h”新年活动。五味相聚一鼎,谁又能料想旧年光景,明朝是否依旧?不问窗外寒风几许,沸鼎暖了多少个冬。共度新春,华烛初上,问鼎流年。

企业合作伙伴 @竹月诗社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红汤(按照时间顺序)

@藏阁灯  @有二一衫  @远山瞳。  @朔羽九州  @无小良over  @新雨落故衣 ...

父母辈(诗社联题)

《五绝仄起》

//@真想狠狠把你给夹了 

珠泪描归意,霞天见蜀山.

家书尤梦里,对镜是华鬟.

[图片]

《花间诗社纳新活动》

发起人:ChasyLin林茶熹

时间:2022年1月10日——2022年2月10日

纳新方式:投稿作品参与社内审核

稿件要求:无背景app/备忘录默认字体图片

审核成员匿名参与(共5人)

审核通过标准:5分制,5人平均打分达到3.25

想要了解更多详情,请加QQ群205597105(截图扫二维码也可进群)

父母辈(诗社联题)

《父母辈》

//inner:白色辣椒
 雾褓褪怯以前

谁也不知道这片土地里沉睡着什么

雾潮退散以前

谁也不知道这片土地上曾经舞动过什么

黄、黑、红

谁也不知道,当石屹挨出不合时宜的花

它是否心碎,为此而跪雨、接阳

或就此放任,尘海迷蒙,用生

残喘下半世稚嫩的死亡


安静。望怀轻伢的香。哭泣如同露般的乳珠

喜悦则是飞鸟,喉头的绿祖母

望枕沙漠,谋求与享受的欲望在个中无琼相逢

流逝是一声声呼唤,张开如同猫眼石与石榴

姓名是、永恒亦是

这世间唯一的永恒


望下夜的厚重。最后

层层叠叠、跌跌撞撞,还有浆核是不息的

锻酿烟脐、羊酒、水晶裤以及鹅卵炮弓...


父母辈(诗社联题)

《Nous》

//@Herzberg Lawson. 

我们——不可避免地

在两个时期的交界处诀别

然而自深处抗拒真正的割舍


我们并非全然自由尽管是必要的幻觉 

我们被脐带——血肉的镣铐

与最初的母体相连接


我们在迥然不同的面容上发现彼此

一个在另一个脸上找到青春

一个在另个脸上找到暮年


我们有过许多苍白的长夜

沉积的泪水氧化发黑

而后背依然如高墙般挺直


在某个孤独占据的凌晨

我想起我们无法再并肩前进的我们

那些彼此相连的生活片段

必将在渴念中无声地爆裂

[图片]


父母辈(诗社联题)

//@林源春和(接约稿) 

我已在秋天这离别的季节

我的母亲或许仍在挣扎的初春

等候父亲路经寒夜


我知道我该背离太阳去寻求一次治愈 

一次自我 一次叛逃 一次归去来

我的母亲叮嘱我万事留心

可父亲却只缄声不言语

我知道他平时絮絮叨叨的话有很多

我只当他是嗓子痛疼


我被日光淹没的时候

父亲终于从寒夜过来了

此时母亲已到达我等待的秋末里

父亲似乎总是要比我们慢


没关系的

我们都在等你

我们都会等你

[图片]


丰腴(诗社联题

//@林源春和(接约稿) 

我的手指在你的身躯上游走

指腹摩擦过肌肤传来的触感

仿佛是捧起了一硕未绽的花的叹息

你娇润的躯体承受我的重量

我的耳畔轻触你颤抖的呼气

我们在孕育星辰

以人类的丰腴

[图片]


丰腴(诗社联题)

《花间影》

//@ChasyLin 

花影游走在几个喘息,

崎岖的身体满是为我耸立的毛孔,

在饱满将至炸裂的光阑中成型。

[图片]


丰腴(诗社联题)

《无题》

@弃路 

你像晨间的葡萄一样散发着幽邃的紫,

露珠自你的肘弯滑下,

像颤抖的柔波忽吻了天的手心,

惹得一颗不落的太阳周身

弥散着微微熏醉的香。


往返地——

撩拨和凝望。

勾起我桃子似的,

被甜蜜催熟的渴望。

[图片]


1 / 9

© 花间诗社Hiding Into the Flowers | Powered by LOFTER